Wisdom Lives in Words

胡志颖的名言

運動員的肉體只有被某種征服體制所控制時,才有可能形成一種生產力——肉體在這種體制中成為一種被精心設計、計算和使用的政治工具。運動員的肉體是馴化的,可以被駕馭、使用、改造甚至逆轉的工具。這種肉體被政治酷刑馴化為“自動機器”,不僅僅是對一種有機體的比喻,而且直接呈現了運動員的身體真實地成了政治玩偶,是政治權力所任意擺佈的微縮模型。 ——胡志穎《中國當代官方體育批判》
胡志颖
关于服务隐私
此页面包含指向Amazon和eBay的引荐链接。 如果您使用它们进行购买,我们可能会赚取佣金。
在巴赫音樂中,音符旋律是音樂創作主體與無以名狀的神性交相感應之際的中介,而非固若金湯的金科玉律。巴赫《B小調賦格曲》產生了跟巴赫常規手法不同的半音風格,經過半音變化的一些音不是代替音,也不是音階的一部分,它們明顯具有獨立性,故《B小調賦格曲》被稱為“半音賦格”……這正是巴赫天賦神性的表徵,人們無法窮盡巴赫音樂的神秘魔力的本質原因就在於:人們未能真正把握作為一個創建音樂準則和超越音樂準則的神靈的不確定性。從這個意義上而言,萬眾簇擁的巴赫依然如同一位孤獨的行者。 ——胡志穎《西方先鋒音樂終極價值論·歷史逆轉與平行宇宙》
胡志颖
法律高於任何人——不論首腦和平民,政府和個人;高於任何物——包括金錢和武器。“法律高於一切”並非一種抽象的表述形式。法律已經具備獨立於人之外的客觀神聖性,這是美國法制的精髓和要害所在。唯有法律才能真正達到無所畏懼、所向無敵。法律不會因政府官員或執法者而享有豁免……法律也不會面對“種族平等”的大旗而退讓……也不會當然地成為任何政治名義下的保護傘。這才叫“司法獨立”、“法律神聖”,祂是真正“頭頂的星空”。 ——胡志穎《從“邦迪對峙事件”透析美中兩國之間法律和軍隊的本質區別》
胡志颖
勳伯格的音樂哲學思想企圖發現聲音世界的歸宿,或者企圖達到由音樂所構築的超越常規世界的某種超感的精神秩序。勳伯格十二音體系之偉大就在於既是極端精密的音樂語言的邏輯形式,又是無窮變化的音樂思想的鎖鏈終端。 ——胡志穎《西方先鋒音樂終極價值論·高處不勝寒》
胡志颖